当前位置:合乐888登录

李宇春:家里像仓库,工作人员来了没地方坐(图)

2019-05-10 点击次数 :82次

李宇春:家里像仓库,工作人员来了没地方坐(图)

  9日晚,李宇春“我不知会遇见你・趣多会”在中央车站举行,现场李宇春除了带了新专辑《1987我不知会遇见你》里的三首新歌外,还跟歌迷玩互动游戏,现场气氛热烈,玉米的尖叫此起彼伏。在演出的前一天,李宇春在酒店接受了新快报记者的专访,和舞台上的热情浓烈相比,台下的李宇春安静淡然,她说这就是真实的她。

  【万人迷大明星】 以前的我除了工作没有生活

  新快报:我刚才跟你的工作人员聊天还在说,觉得李宇春好可怜,9年来都是被保护着的,每到一个城市也只能在酒店房间里呆着,哪也不能去。

  李宇春:确实是,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九年我确实失去了一些东西,坦白说我也有过一个阶段很厌烦这样的生活。就像你说的,到酒店不能出去,在机场被很多人围着,错过了很多。前几天我去一个我很熟悉的机场,临时改了航班,大家不知道。我才第一次发现,原来这个我经常来的机场是长这样的,沿路有那么多的商店,转角有间星巴克,觉得好新鲜。

  新快报:会不会觉得工作几乎已经成了你生活的全部?

  李宇春:2010年前确实是的。从2005年到2010年,我就像一颗螺丝钉,每天都在埋头苦干,问题是那时候我一点也不觉得什么,觉得工作可能就是这个样子的。2010年,因为合约的问题,那年工作比较少,于是我有了工作后的第一次旅行。我一个人去了伦敦,去了披头士的家,去了小酒馆,在路上可以随时走走停停,那种感觉太舒服了。那时候我才知道,其实人是有很多种活法的。那时候我身边的工作人员去我家,都觉得不可思议,她们的原话是“那么大一个明星家里跟个仓库一样”。我家堆着唱片、演出的衣服,她们来也没地方坐,就坐在一箱箱的矿泉水上。我也突然发现,我除了唱歌没有任何爱好了,于是我才去学摄影。

  新快报:在我30岁之前,觉得30岁很可怕,可是真的到了30岁,发现其实不过如此。今年你也30了,你觉得你的30岁是怎样?

  李宇春:其实我并没有30岁是一个节点的概念,这个“节点”都是媒体给我的。我想我是个善于告别,而不是迎接的人。我18岁高中毕业的时候,举办了一场演唱会,告别我的高中阶段。去年我29岁的时候,我选择去当“快男”的评委,因为我就是选秀出来的,所以回去当评委这种感觉很酷。去年我还演了一部话剧,出道这么久,其实一直都是在往外掏,很少能够有学习的机会,演话剧就让我学到了不少。

  【文艺三部曲】 谁说舞曲不能走心呢?

  新快报:新专辑《1987我不知会遇见你》感觉非常文艺,事实上你连续三张专辑都流露着这样一种文艺的调调。你是一个文艺青年吗?

  李宇春:我觉得自己有文艺的一面,但是也有不文艺的一面,是两种风格的融合。你说的没错,从2011年《会跳舞的文艺青年》到《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》直到这次的《1987我不知会遇见你》在我自己看来像是三部曲,每张专辑都有遗憾,都在进步,前两张好像文艺大于舞曲,直到这张专辑,我觉得还不错。三张专辑在风格上是挺统一的,里面都有很多的小舞曲,但是你仔细听歌词又都是有点文艺的,谁说舞曲不能走心?

  新快报:从刚出道到现在,9年时间,舞曲好像是你一直在坚持的东西,但是风格已经完全变了。

  李宇春:我觉得这是一个过程。最开始参加比赛,翻唱别人的歌,然后唱别人为我写的歌,现在我唱的都是自己写给自己的歌,这就是关键。以前别人写给我的歌,可能想要表现的是一种霸气,所以有我的王国之类,现在专辑里有很多我自己写的歌,我写的东西都是比较生活比较写实的,我想这就是最大的区别。只有实实在在的生活和感情,才能打动自己和听歌的人。所以我觉得现在是到了另外一个做音乐的阶段。真正地以我自己的视角去看待一些东西,然后以音乐的形式去表达我要说的话。《1987我不知会遇见你》你觉得是舞曲还是情歌?在我看来它是情歌,只是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钢琴加大弦乐,在音乐上有律动感,在歌词和主题方面又表达的是一种清欢,这样的音乐我现在觉得刚刚好,我已经过了那种要表达个人光辉的阶段。

  新快报:不得不说,你现在写歌确实进步很大,在歌词表达方面也越来越准确了。是专门找老师去学了创作吗?

  李宇春:(笑)谢谢,但其实我真没去学。我有个习惯,就是喜欢随手记一些只有我能看得懂的东西,可能是歌名可能是一句话,而我最开始写歌也不是为了做专辑,就是想要表达一些自己想说的话。我算是一个对文字比较敏感的人吧,就好像这次歌词里一句“我们还会不会把野草当作玫瑰”,这个“作”字我就在飞机上想了两个多小时,觉得以前的“成”表达不准确,于是下了飞机给张亚东打电话:“录音还没结束,等我回来要重新录。”

(责任编辑:卫斯理)
文章人气:280